今天是: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专题专栏>>我在基层做信访

罗老汉戒酒记

   “罗老汉戒酒了”娄底市娄星区一个叫山塘的社区最近曝出了这样一则新闻。认识罗老汉的人对这则新闻表示摇头,不少好事者专程备好酒,特意请罗老汉过去坐坐。每当这时,罗老汉便会将酒杯推至一旁,与大伙说起其戒酒的故事。

  一家人两户头 亲人去世心更愁

  2003年,原娄星区涟滨乡因行政区域变更撤消,以湘黔铁路为界,铁路以南28%的居民划归长青街道思塘社区管辖,铁路以北72%居民留划花山街道山塘社区管辖。但因电脑出错原因,当时把罗某一家户口一分为二,罗老汉户口划分到长青街道思塘社区,其妻及子女划在花山街道山塘,2006年社区换届选举登记时发现此问题。因户口问题,罗老汉一家在社区该享受的利益分配一点也没享受到。

  娄底涟源钢铁厂铁路专用线离罗老汉家房子相隔较近,还有高压线从房顶跨过。因不堪火车通过时噪音影响,2008年6月,经相关部门批准,罗某一家在长乐花园内建有临时建筑用于居住,但当时上级规划部门的批复意见是同意做临时基地使用,期限一年。从2010年开始,不幸开始降临这个家庭,妻子谢某2010年患脑癌去世,孙子罗某创2012年得肝癌去世。随着亲人的相继去世,罗老汉的精神世界垮了。从此,一个装满了酒的矿泉水瓶就和罗老汉形影不离了。

  一壶酒两篮菜  边卖菜边上访

  2012年开始,罗老汉脸上再也未出现过一丝笑容之后,农忙时节,市区两级政府部门工作人员经常可以看到罗老汉挑着两篮子菜进入办公室,每到一个办公室,罗老汉便会将菜篮放在办公室门口,提着酒瓶进入办公室申诉。每当说到错划户口使其居民合法权益未得到合法保护,铁路噪音、振动,高压线电磁辐射影响了一家人的身体健康及住房安全等伤心事时,罗老汉便会老泪纵横,不停地往口里灌酒。看到这位可怜的老汉,不少工作人员常常会在边劝说的情况下将罗老汉的菜你一把我一把地买走,并经常会多给个三五十块。

  一场酒一席话 幸福日子开了头

  2014年2月,娄星区委书记彭健初约访了罗老汉父子。2014年6月16日,区委书记彭健初到现场查看了罗老汉父子房屋和临时棚点,召开了现场办公会议,专题研究解决罗老汉父子相关信访问题,并形成了处理意见,将罗老汉的所有安置基地,按整户集中一处进行安置,在甘桂安置小区一期安排安置基地,并自行承担正负零以上的建设费用包括水、电、气环卫及办理产权证等相关费用。

  2017年2月18日,这对罗老汉来说是个不平凡的日子,他家来了一个特别的客人,他就是娄星公安分局局长李彦,李局长一进罗老汉家的门,就像自己家一样,拿出了自带的酒水,放到桌上,喊罗老汉拿出酒杯,两人就对饮起来,三杯酒下肚,李局长和罗老汉拉开了话匣子。从罗老汉第一次上访开始,一直说到因为心情不好染上酒瘾,而后边卖菜边上访,说到动情处两位酒友相互都流下了眼泪。李局长通过引导罗老汉打开自己的心扉,慢慢地和他谈起了罗老汉一个个“不平事”的解决办法。在罗老汉谈到户籍问题,李局长不失时宜地拿出了罗老汉一家新办的户口本,并告之罗老汉其未在山塘社区享受的社区集体利益分配问题将由花山街道由落实到位。罗老汉颤抖的双手接过崭新的户口本时,饱含热泪,嘴里不停地说着谢谢。接着李局长趁热打铁,对罗老汉反映问题引用相关政策就像两兄弟拉家常一样,协商起解决的办法,并一一与罗老汉达成了一致意见。

  看到罗老汉的事情已基本解决,但罗老汉脸上的愁云还未消去,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李局长像看出了罗老汉心扉一样,向罗老汉问道:“老罗,酒喝到这个份上就不要藏着掖着了,把我当兄弟的话,还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就提出来,咱们今天要谈就谈个彻底。”一句话就打消了罗老汉的顾虑,说出了当前面临生活困难的态。李局长当即承诺为罗老汉协调解决生活困难补助,并主动要求担任其帮扶责任人。

  通过李局长情真意切的一席话,罗老汉终于被感动了,表示要不再上访了。看到罗老汉的心结解开了,李局长将罗老汉倒满最后一杯酒,从养身谈到过量饮酒伤身的问题,委婉地劝说罗老汉戒酒。两个杯子一碰,罗老汉表示“这是我人生中最后的一杯酒,也是最快乐的一杯酒,是告别过去开始新生活的酒,请李局长监督我以后好好开展新生活,不再饮酒了!”从此,一个嗜酒如命的老汉不见了。